价值投资,是一场骗局吗?

html模版价值投资,是一场骗局吗?

口 述:朱倍平 上海东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采 编:曹雨欣、刘靖阳、王夏苇

来 源:《决策之道》第1辑

正和岛

本文来源于正和岛《决策之道》第1辑,原标题为《坚信价值投资,坚定做多中国》。作者朱倍平为“85后”,系正和岛新未来塾学员,本文系《决策之道》就2022年投资风向对朱倍平展开的独家采访。

2022年中概股乃至A股遭遇“倒春寒”,价值投资理念是否还行得通?投资者如何面对波谲云诡的投资市场?我们特摘录此文,以供读者参考。

本文口述者朱倍平

01、不确定性环境下的投资风向

正和岛:您从事的业务是资产管理,您认为未来几年价值投资的痛点是什么?

朱倍平:未来几年仍然充满不确定性,投资就是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追求确定的事情。

股票市场受3个方面的影响比较大:

第一,受经济基本面的影响。新冠疫情对国际经济冲击巨大,很难确定疫情什么时候才结束。同时,目前美国经济相当于处在美林投资时钟理论的第3个周期??滞胀阶段,滞涨阶段会持续多久?会不会进入美林时钟第4个周期??衰退阶段?如果进入衰退阶段,大概什么时候进入?这些问题也不确定。

另外,美国的巴菲特指数(巴菲特指数,也称为巴菲特指标,是根据美国股票市场的市值和国民生产总值来计算的。在巴菲特看来,如果两者比例在70%-80%范围内,买入股票就能获得不错的收益;在这一比例偏高的时候买入股票,是相当不理智的行为)严重超标,现在已经超过200%,而且巴菲特和高盛目前持有大量现金,这是不是为美林时钟的第4个周期做准备呢?

第二,受M2货币政策的影响。美国当前的牛市是资金流决定的牛市,是靠美联储不断放水推动的,那么,美国缩表、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靴子什么时候落地?同时,中国已经在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了,已经开始适量放水,进行对美国收水的对冲。那么,中美两国截然相反的货币政策对世界经济以及股市会有什么影响?这些问题的答案也会影响股市的风向。

第三,受利率的影响。未来几年,美国加息的靴子什么时候落地?中国将怎样去对冲?2021年全世界至少有27个国家已经提前加息进行了对冲。

那么,当美国加息的靴子落地之后,根据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反身性理论,也称为反身理论,是指在政治、经济领域有自我加强的一种现象,这种现象以最后的快速调整而结束。反身性理论对金融市场的直接指导意义在于能够让人更了解市场变化的曲线,在走向繁荣或崩溃的情况下争取获利。反身性理论的提出者和最成功的执行者是量子基金创始人索罗斯),世界经济会出现什么样的反身性?这些问题的答案也是不确定的。

我想,未来几年从事价值投资,要关注、分析以上这3个方面的影响。

正和岛: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下,您认为2022年和不远的未来里,哪些投资赛道值得关注,例如新能源、碳中和赛道?

朱倍平:我关注了两个赛道:

一个是生猪行业。生猪行业基本上以4-5年为一个周期,当前一部分养猪龙头企业已经建立了成本优势或者规模化养殖优势。我认为生猪行业2022年大概率会开始新一轮周期,目前猪肉价格已经跌到了近几年以来的低点,2022年是否会有价格回升将值得关注。

一个是互联网行业。2021年互联网行业受政策影响非常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出现了估值杀跌,2022年互联网行业是否会出现估值回归也很值得关注。

至于新能源、碳中和领域,肯定是未来的方向,但是,资本市场本身是会提前反映经济、政策走向的,目前这两个行业的很多上市公司可能已经到顶,2022年是否能保持这样高的估值,我认为有比较大的不确定性。一般来说,进行价值投资,对于特别热点的行业要持谨慎态度。

正和岛:2022年您投资的关键词有哪些?

朱倍平:4个字,估值回归。

我会关注一些在未来5年左右时间内有持续竞争优势的企业,一些优质的、有护城河的、所在行业长期来看比较大的企业。它们目前因为政策或市场情绪的影响出现了估值下跌,但在2022年市盈率有可能回归到正常水平。

02、价值投资的底层逻辑

正和岛:关于价值投资的观点比较多元化。有人说“价值投资是21世纪最大的骗局,尤其在中国A股其实不存在价值投资”,您是怎样坚定对价值投资的信仰的?

朱倍平:要做对的事情,价值投资是唯一正确的路,而且中国的环境更适合做价值投资。

第一,价值投资本质是赌国运,可以预见中国经济未来会问鼎世界第一,整个中国的国运处于上升阶段,所以这个时代非常适合做价值投资。

第二,中国人口比较多,散户目前在股市里占比也较多,跟美国相比,我们的股市流动性更好;另外,目前中国二级市场没有资本利得税??资本利得税会减少投资收益,价值投资主要靠复利增长,从长期来看,短期内的收益减少在未来会是一笔巨额财富??这也是税收层面对价值投资的一个利好政策。

第三,价值投资的关键是定性和定量分析,通俗地说就是择股和择时,“会买的是徒弟,会卖的是师父,会空仓是祖师爷”。巴菲特有保险集团,有大量的、源源不断的、低成本甚至负成本的资金,可以不停补仓,我们没有这样的条件,只能守正出奇、谋定后动。

所谓价值投资,知易行难,经商赚大钱的人比比皆是,通过炒股、投资赚大钱的人却是凤毛麟角。因为价值投资除了依赖智力因素,还受很多非智力因素影响。

投资和打仗有很多相似之处,价值投资的原理也和《孙子兵法》有很多相通之处。《孙子兵法》认为“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创造不被敌人战胜的条件,再等待战胜敌人的时机。每一次投资决策都相当于打仗,都要谋定而后动。

巴菲特也说:“价值投资的第一条原理是不亏本,第二条原理也是不亏本,第三条原理也是不亏本。”每一次美国股市大涨的时候,巴菲特都会被盲目买进的人嘲笑,而每一次大跌都会证明巴菲特的睿智,所以,真理永远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正和岛:您提到“投资就是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追求确定的事情”,做企业经营决策也是如此,投资决策与经营决策的逻辑是共通的。您是否总结过自己的决策理念?

朱倍平:我的理念是6个字,“低风险,高胜率”,企业经营决策最好也遵循这个原则。

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特点,但做任何一个决策之前都要考虑,做了决策会不会让自己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如果风险可以承受,那就可以勇敢打一仗;如果一个投资、一个决策可能危及身家性命,那一定不要轻易去做投资、决策。

这些年以来,我见过很多身边的例子,身价几亿、十几亿甚至几十亿的企业家,因为不科学的投资、决策,有的倾家荡产,有的变成失信被执行人,类似的教训可以说比比皆是。

03、谨慎投资,相信未来

正和岛:一些经营实体产业的企业家也有涉足金融投资领域的念头,当下的环境里,您对于他们有什么建言或提醒?

朱倍平:价值投资原理听起来简单,但真正掌握其实很难,既要大量学习专业理论知识,又要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还要善于总结。大部分企业家取得成功,是因为在自己的行业成为了顶级专家,但是按照价值投资原理,每个人都有“能力圈”,在自己的“能力圈”还没有扩展到足够的宽度之前,尽量不要轻易涉足不熟悉的行业和领域。大量的投资失败的例子就是因为投资者轻易进入自己不熟悉、不擅长的领域。

我做投资十几年,但每天也是如履薄冰、小心谨慎,很多企业家做实业赚了大钱,但在投资领域可能还是小学生、初中生,做投资决策一定要慎之又慎,特别是牵扯到大额资金时候,这真的是有倾家荡产的风险的。

正和岛:面对扑朔迷离的后疫情时代,您对未来有什么展望?

朱倍平:价值投资需要赌国运,巴菲特说过一句话,“我永远不会做空自己的祖国”,我们也应该一样,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现在我们可能遇到了种种挑战和困难,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经济一定会成为世界第一。

前些年间接融资在我们国家经济中占比太重了,所以现在国家政策推动居民资金向资本市场流动,这个方向是对的。

我想提醒未来打算涉足投资领域的企业家和读者:一不要用杠杆,很多拥有多年经验的专业投资者也不会轻易用上杠杆;二要坚持长期主义,买股票本身其实是买企业的未来,不要想着一夜暴富,这是做不到的。

大部分人其实并不适合做股票投资,巴菲特也建议大家去买指数基金。从长期来看,大部分的基金经理业绩是跑不赢指数基金的。2022年我们公司会推出几个指数增强的策略,即使出现回撤,手机版dafa888casino网址,幅度也会相对小一点,这更符合人性,更加适合大众。我们的宗旨就是帮助更多的人实现财富保值和增值,这是我们一贯坚持的价值观。

“哪怕买100股股票,也该从大股东角度去思考”

在我看来,从事价值投资,一定要挑选一个好行业,然后找到一个好公司,好公司还要有好的管理层,最重要的是发现好价格。

价格永远是围绕价值上下波动的,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就是要在好公司的股票价格低于价值的时候买入并持有,当其价格高于价值时候卖出,并不是说对一只股票要一直持有,这就是价值投资的逻辑。

价值投资里有一个重要理念,叫做企业思维。国内投资者一般喜欢说炒股票,但我认为真正的价值投资者不应该做一个股票分析师,而应该是一个企业分析师,真正去关注企业本身的现状和前景。

哪怕我们投资者今天只买了一家上市公司的100股股票,也可以站在企业大股东的角度甚至实控人的角度去思考企业在行业里到底有没有竞争力、行业是朝阳行业还是夕阳行业。当我们投资者站在经营企业的位置去思考时,很多时候思考就会更加深入。这就是所谓企业思维。

为什么从事价值投资要选一个好行业?行业好不好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例如之前很多价值投资者都喜欢研究白酒行业,这和白酒行业平均的毛利率比较高有关;而其他一些行业例如服装行业,特别是男装这个领域,同质化竞争非常激烈,平均利润率也非常低,如果衣服卖不出去,可能真的就永远只是库存了,这样的行业就不是适合价值投资的行业。

《孙子兵法》说“善战者,求之于势”,任何人想要追求成功都要顺势而为。一块大石头放在平地上,我们是推不动的;如果它停在高山的山坡上,我们就能借助山坡陡峭的势能,用很小的力就把它推下山。这就是“势”的力量,从事价值投资正应如此。

从事价值投资也要关注公司在行业里是否有竞争力,产品、服务和同行公司相比是否有差异化,不言而喻,这些自然是同样重要的。但有一点还是要特别强调,就是好的管理层也非常重要。有时公司是好公司,但管理层的状态不是特别好,同样会影响公司发展。

例如美国的迪斯尼,是一个比较好的大公司,但有大概10年的时间,迪斯尼管理层对战略方向把握得不是特别清晰,进行了大量的多元化尝试,甚至还去开了养猪场,那几年里迪斯尼的股价一直处于下跌的状态。所以从事价值投资,也要关注公司的管理层究竟如何。

这个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的因素,战火、空难这样令人痛心的事情也从未远离人间。我们生活在无数不确定性当中,从穿什么衣、吃什么饭到见什么人、做什么事,每天其实都是在从不确定性中做出决策。从事投资当然也是在进行决策,不管是一级投资还是二级投资,不管是期权投资还是股票投资,都是一样的。

做出决策依靠什么?无非是日常经验的总结、专业知识的积累以及个人的洞察力。那么,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我们该如何提升投资的决策能力?

首先,不管我们去从事怎样的投资,一定要有大量的实践,在实践中小步快跑,而不要一下子全盘投入,同时不断地总结实践的经验。

其次,光总结自己的经验是不够的,也要积极学习。从事投资本质上是知识和认知的变现,大量阅读优秀的书籍是非常必要的。通过阅读,我们花几十元、上百元钱,就能得到别人10年、20年总结出的知识和经验,并结合自己实践去慢慢体悟。

最后,要找到并跟随好的老师。人与人最大的区别是认知的区别,小孩儿眼中的世界和大人眼中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每个人对世界的认知也不一样。好的老师有看透事物本质的洞察力,有许多人生感悟,能帮人少走很多弯路。多向好的老师学习,慢慢就可以成长。

(整理自3月27日正和塾&晓麟读书会《决策之道》第1辑 精选共读活动朱倍平内部分享。)

关注商业决策,更多独家精彩内容,详见正和岛《决策之道》。

上一篇:西南证券:给予国网信通增持评级 下一篇:没有了